丁莺莺在往后的日子里,时常会想起她娘亲。

云乔与半妖半神巫的城主相比,能力稍弱、影响力也有限。

但她从未怕过。

她要公开比试,胜者为王。

那场比试打了七个时辰,从凌晨打到了正午,风云变色。云乔与城主一开始旗鼓相当,后来她体力不支,很明显落了下风。

就在城主掉以轻心,以为自己必赢的时候,云乔反杀之。

她摘了城主的心,手指鲜血淋漓,站在城墙之上。

正值晌午,阳光璀璨,她展开的双翅羽毛落了大半,血染了半边,狼狈又狠戾,是战士凯旋的光芒万丈。

围观战局的半妖与神巫们,纷纷跪下,口呼“城主”。

丁莺莺与云乔共生,她当时年纪还小,没见过太多世面,被三十万半妖与神巫朝拜的场面震惊了。

而后的几千年,她再也没见过那样震撼的场景:灼热的骄阳、地动山摇的呼声、虔诚的折服。

丁莺莺也是直到那一刻,才意识到,她的娘亲是神巫大祭司,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。

半神差点毁了她。

她曾迷失,曾在人族的宫廷里消沉度日,可骨子里是威震神巫的大祭司。

“……这些年,我时常会想起那一幕。”丁莺莺说,“我知道你当时很疲倦,只保留了最后一击的力气,但你一点投降的想法也没有。”

“我在那个时候明白了一个道理:强权才能立足,尤其是像我,有几分姿色。自己不强大,就是旁人争夺的猎物。”云乔道。

丁莺莺点头。

云乔就是那个时候做了城主。

往后的日子,也不是那么顺利。她根基太浅,又不是半妖,在孔雀城遇到了很多阻力。

好几次有人谋算她。

“……我还记得那年仲秋,他们在三河街埋伏我。”云乔说,“若不是我运气太好,他们的法器出了问题,我就要死在那里了。”

顿了顿,云乔又道,“莺莺,我在孔雀城能坐稳城主之位,其实有过好几次特别诡异的巧合。”

丁莺莺沉默。

“哪有那么多巧合?应该是有人在背后帮衬我。”云乔又道。

丁莺莺叹了口气:“半神可以进孔雀城。”

云乔沉默一瞬:“你说,他那个时候是不是时常去,在暗处帮我们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